当前位置:首页 » 但斌博客 » 正文

但斌:但斌:如何在充满诱惑与风险的市场里过好这一生但斌|新浪博客

229 人参与  2018年11月16日 22:02  分类 : 但斌博客  点这评论
但斌:如何在充满诱惑与风险的市场里过好这一生

原创: 冰哥访谈系列之四 肖冰投资圈 今天
《肖冰投资圈》为您精选投资智慧,助力成功投资!

但斌无疑是私募界的“网红”,光他的微博粉丝就接近1300万。11月3日下午,冰哥对他进行访谈时,他对这个“头衔”不以为意,他说:对我来说,写微博也好或者干什么其它的也好,就是我自己对生活的一种表达。

他先后在当年风光无限的君安证券、大鹏证券工作,但前者被合并成国泰君安,后者则破产了,两家公司创始人的境遇更令人唏嘘。作为个体,在这个充满了利益、诱惑、风险的证券市场里,怎么样才能够过好自己这一生?

2007年,他的第一只基金产品净值既经历了从一块钱开始到两块零二的风光,也在当年跟着大盘一度回撤了66.8%,现在他是如何在投资中做好风控和回撤管理的?

2004年成立私募以来,东方港湾重仓投过的公司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出问题的,没有一家踩地雷的。靠的是运气吗?请看他对此是怎么回答的。

自从今年八月份开始,他管理的产品净值基本微幅波动了,里面是何玄机?对未来的投资思路,他又是怎么考虑的?

在他看来,证券投资这个看起来简单的职业,真正地想生存下来、并做得很好是非常非常困难的。都需要什么素养?对从事证券投资行业的年轻人,他有什么建议?

下面是访谈的具体内容。

一、2004年在考虑投资某龙头白酒企业的时候,当时我跟我的搭档是有点争论的,然后我们一起去请教君安的老领导杨骏杨总,给我们做决断。

冰哥:关于你的证券投资经历,你最开始是在新兰德,然后到君安证券的福田营业部,再到君安研究所,国泰君安合并后到大鹏证券,再出来做私募到现在,能不能讲一讲你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情?
但斌:最深刻的还是在国泰君安研究所工作的时候,获得国泰君安董事会办公室颁发的国泰君安证券投资研究奖励基金一等奖(见国泰君安公告[2000]522号)。
当时董事长金建栋和总裁姚刚同时给我颁奖,找我谈话,非常重视。我在君安和国泰君安工作比较努力,每天加班工作都很晚,包括在公司的论坛上经常也发表一些个人的观点和判断,当时也给公司做出了巨大贡献。当时我作为普通员工,参加了公司的董事会决策会议。因为我在1999年与2000年分别写过一篇文章,一是1999年写的《新千年一月 股市大逆转》,判断A股的,还有一篇是2000年写的《B股——十年磨一剑》,判断出了B股那波大行情,这帮助公司后来做了正确的决策。当时国泰和君安合并,姚刚从证监会来的时候,公司有很多原来君安买的B股,这个B股怎么处理,有人说让他卖,有人说让他买,我给他呈递的报告和建议就是:这是一个“十年磨一剑”的大机遇。
所以后来公司给我颁发了一个董事会研究一等奖,这是当时研究所在公司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对我个人专业价值的一个肯定。
当然,就像乔布斯说的“人生是一串珍珠组成的”,我觉得人生的经历每一步都很重要,当初在新兰德的时候我协助陶永谊陶博士写股评,从陶博士的学识、人格,我学习到好多东西。就我本人来说,至少到目前为止都还是不断地努力去求得上进的这样一个过程。


冰哥:能感受得到。
但斌:在1994年的时候,我就读人大的研究生,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一天我在深圳荔枝公园看书,一个老先生走过来说在深圳能够静下心看书的人可不容易,那时候的深圳是寻梦者的天堂,也特别浮躁。后来我能够到君安研究所工作,也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硕士文凭,因为到君安研究所工作需要硕士以上的文凭。我觉得人生每个重要的节点是一环扣一环的,虽然说王汉卿老师当年跟我在河南大学同校,他是比我高几届的学生,后来留校了,我刚到君安福田营业部的时候也并不认识他,后来才知道他,也可能是因为一直在努力,得到了他的认可,把我从营业部调到了君安总部研究所。
我在福田营业部做投资襄理,实际上当时并不是君安的正式员工,这个岗位的设置,也是当时营业部老总刘义林的创新,在业内开创了一个先河。跟我一起创立东方港湾的钟兆明当时和我同为投资襄理,后来通过应聘,钟兆明由一个非正式员工,当上了君安最大营业部福田营业部的老总。非正式员工突然一下当了总经理,各方的反弹也是很激烈的,但总的来说你只要有能力,这个社会还是给了你很多机会。
冰哥:说明从那时候君安就很开放。
但斌:对,所以说也很感激杨骏(原君安证券的总裁),后来杨总自己做私募,我们也常交流,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的也去请教杨总,包括当时最早2004年在考虑投资某龙头白酒企业的时候,当时我跟我的搭档是有点争论的,然后我们一起去请教杨总,给我们做决断(笑)。当时他是住在华侨城,我们在那一起吃饭,杨总还是比较认同我对某龙头白酒企业的判断。
还有一些印象深刻的事,包括我在大鹏证券负责资产管理的时候,负责上海社保、深圳社保与一些企业年金。当时上海社保局局长是祝均一,我每年还都给他汇报组合管理的情况,我们负责管理上海社保资金的时候,每年基本上在所有它委托出来的资金里排在第一或第二的业绩,祝局长包括大鹏证券出事,我感觉到社会变迁非常非常大,社会的这种复杂的程度也非常非常大。
冰哥:确实令人感慨,风光无限的君安证券被合并了,大鹏证券破产了,其创始人的境遇更令人唏嘘。作为个体,在这个充满了利益、诱惑、风险的市场里,怎么样才能够过好自己这一生?
但斌: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难的,因为人一生会面临很多的诱惑,非常多的不确定性,但是我觉得总的来说:正直、诚实、善良,走正道,不要去投机取巧,去损害别人的利益,靠专业去生存,这是一个长存的法则。我从业26年,也基本上见过了每个时代的投资界的风云人物,大浪淘沙,我觉得真正能够生存下来的还是本分、守拙的这样一批人。
在过去的26年里,也经过7次以上跌幅超过50%、持续三到五年的情况,如果你自己投资做不好,风控做不好,你活不下来。证券投资不像很多其它事业,这个看起来很简单的职业,真正地想生存下来、并做得很好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冰哥:你能不能举一个具体点的例子?
但斌:比如 1992年、1993年,炒权证那一段历史,那个时候股民可以很容易融资,像我们有些朋友因为一个错误的理念,最后人都没有了。我记得有个朋友在一家券商的投行部工作,他透支了一千万炒权证,一度还赚了一、两千万,后来他败在认为权证价格要比正股高,宝安的权证权证应该比正股高,去赌一下,结果全没有了,当时那个人就消失了。
冰哥:你为什么举这个例子?
但斌:因为看到周围的很多朋友,好不容易十年、二十年累积了几亿甚至十几亿的财富,但从2015年到现在,2015年杀了一波,2016年熔断杀了一波,今年又杀了一波,这三波下来,很多人财富又没有了。这里面好多人是经历了很多的岁月磨砺的,比如像我们很多老同事,也包括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财富毁灭这样一种情况,所以说教训还是非常多的。
冰哥:这个教训是什么呢?

但斌:巴菲特曾经说过:人的一生很长,只需要富裕一次就够了。也就是说我们要有风险意识,不要为追求更多的财富而孤注一掷。我觉得就是要本分,而不是加杠杆去弄啊,最后“富富得负”了。早期的这些经历我在书上也写过,包括早期五次投资经历和东方港湾成立以后三次的失误,总是会让自己不断地去学习去进步。很多人还是不吃教训,只要去融资了,咱们即便前面九十九次都对,只要一次错了就全都完蛋了,所以我觉得“走正路、守拙、不犯原则性的错误”,这是投资生存的法宝。见过这么多人,可能有很多人也是叱咤风云的,但是也随着时间而流逝了,所以说我觉得这个还是很重要的。
二、投资往往是这样:你认为概率很小,它有时候就朝概率小的方向走;而真的往那个方向走的时候,你又没有一个应对的话,那就倾覆了。


冰哥:另外,我觉得对于我们资产管理人来讲,风控包括回撤管理,是一个跟投资同样重要的这么一个环节,你现在做东方港湾十多年了,对这块有什么样的一些心得?



但斌:我们运作14年,我们也是希望做长久的价值投资的风格,14年总的来说我们以持仓为主的,甚至于满仓。

冰哥:这样,你的产品净值就会有很大的回撤了?

但斌:对,2004年到2007年,我们当时买的几个股票,像某龙头白酒企业、某龙头化工企业,还有某龙头医药企业、某龙头红酒企业,长期持有,我们的换手率只有7%,4年有大约13倍的回报。2004年到2005年这两年是熊市,但是我们买的这些企业回报率还是不错的,到了2006年、2007年更不用说了,所以这个是打下了我们投资风格的基础。

而且恰恰我们在公司成立的时候,完全接受了巴菲特长期价值投资的理念,这种想法在2004年到2007年顺的时候也帮助了我们成长。但是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当时认为应该像巴菲特一样,有危机也不卖,可以穿越这个变化,但实际上不是的。我们原以为跌的时候还有钱来,但实际上也不是的,当一个真正的熊市来的时候不但钱没有来,反而是这个钱又撤走了。恰恰在2007年2月28日相对高点的时候,我们发了一只基金——“东方港湾平安马拉松”,比较遗憾的是这个基金没有能展示2004年到2007年我们的投资能力,因为如果我们像赵丹阳一样,在公司2004年一成立我们就有一支基金的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肯定我们净值是最好的之一。我们公司是从2007年的相对高点,才开始在市场上公开披露产品的业绩。

2007年4月我们从一块钱开始做到10月31日的两块零二,在当年也是私募第三名。但从2007年市场下来的时候,2007年大盘回撤65%,当时我们这个基金没有止损线和平仓线,我们一股都没卖。从2.02元最低跌到0.67元,回撤66.8%,这是个很厉害的回撤,这次教训对我们是非常深刻的。而这个基金还有一个遗憾是:在2017年2月由于十年存续期到期而清盘了,如果再持续运作10个月到2017年年底,这个基金的净值就会在4元以上,我们的复合年化收益率会好很多。

另外,实际上我们在2007年的时候,就我们整个管理规模应该是在整个私募当中还算是翘楚了。

冰哥:那时候规模在什么级别?

但斌:大概二十多个亿左右,当然2008年一下就损失了很大,一直到2012年才又恢复到了这样一个规模水准,但是正好碰到2012年又发生了“塑化剂”、反腐的白酒危机,2012年、2013年,最好的白酒企业像某龙头白酒企业从每股250元跌到118元,又跌了60%左右,虽然说在我们净值只回撤了2%—3%,是因为我们组合中其它股票的上涨抵消了它的下跌,但对我们还是影响非常大。

这两次教训,告诉我们如果市场要是发生系统性危机的时候,或者你认为有可能发生系统性危机的时候,要不要去减仓,要不要做风控,这是个很严肃的课题了。我们在2015年以后发了很多产品,这些产品基本上都是有止损线的,大部分在0.8元。比如,如果今年“十一”的时候,我们还是像过去一样的满仓状态,那就一下就没了,我们产品就清盘了,清盘了你还去坚持吗?也没有意义了,你连坚持的资格都没有了。所以说,我觉得做基金管理跟我们个人早期的那种投资风格还是完全不一样的,它对回撤的要求、或者是对这种危机的判断、还有我们的资金管理,都是不小的挑战。包括像最近也有很大的私募同行,有产品被清盘了。过去比如说碰到清盘线,就像2016年当时中概股回归的时候,我们有几支基金也碰到了清盘线,但是我自己投几千万又补起来了,现在的规定是不让你补,你清盘就清盘了,所以说对你的要求更严格了,不是说你管理人有钱就可以去填,现在想填的资格就没有了。所以说,风控是非常严格的,而且投资往往是这样:你认为概率很小,它有时候就朝概率小的方向走;而真的往那个方向走的时候,你又没有一个应对的话,那就倾覆了。
所以,对我们来说14年运作东方港湾的经验,我们真正跟渠道方合作发产品是从2015年开始的,但是在2015年的前些年,我们实际上有累积的经验,导致我们现在能够处理2015、2016,包括2017年(例如洞朗事件)、2018年的风险,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我觉得这个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

冰哥:你们现在怎么做风控的?

但斌:我们现在基本上正常情况以持仓为主,碰到系统性风险的时候我们靠仓位来控制风险。

冰哥:会做仓位管理?

但斌:对,我们的风格就是“买入持有”的风格,我们没有做对冲。如果以后有可能的话,也会考虑是不是要加上对冲这样一个选择。当然,你做惯这个风格了,加另外一个风格还是挺麻烦的,所以我们目前还是主要是靠仓位来控制风险。

冰哥:还是做自己擅长的。另外,我们也看到八月份以来你们产品净值了,基本没怎么动,所以大家也有分析你们可能把仓位调的比较低。这个仓位调整会有多大的幅度呢?

但斌:取决于我们看到的市场风险的大小了,如果你认为风险很大很大,仓位就会非常低了。

冰哥:风险大还是小,你怎么判断,靠你个人经验吗?
但斌:目前主要靠个人的经验,没有什么特别的量化指标。
冰哥:那你个人会看到哪些东西后,会做一些大的仓位调整?

但斌:总的来说,大的市场风险,比如像2015年,当时估值太贵,我觉得还是要做降低仓位的,还有碰到比如像这次贸易战,或者是比方说像全球发生经济危机了。
冰哥:估值太贵,在你看来什么叫太贵?
但斌:像我们2007年犯的错误,比如白酒龙头企业101倍的市盈率,就太贵了,所以你现在让我买太贵的东西我基本上不碰,它太贵了以后它即便是一个十年增长,但是也会透支它很长的未来,所以说我们觉得对太贵的东西是一定要做风险防范的。

当然比如像亚马逊类似这样的公司,我们会从另外的角度去判断它到底值不值这个钱。怎么样去判断这个“贵”,这是很深的学问。或者是像在香港上市的某龙头互联网企业,我们投资这么多年,怎么判断它到底贵不贵,也是需要有讲究的,像有些传统企业它的估值很容易算,但是有些行业的商业模式是不太容易算的。很多人说用PEG,市占率,市销率等等,我们需要一个综合的判断。

冰哥:现在你的组合,单一个股会占多大的比例?

但斌:一方面,我们有些基金没有单一个股持仓限制,那我可能很集中,比如像去年有些基金的回报在100%以上的,我实际上就持有两个公司,一个是龙头白酒企业,一个是龙头互联网企业,五五开,而这两个企业的股票去年都涨了一倍多,所以说我们基金就是一倍多。另一方面,我们有些基金是跟银行、证券公司合作的,还是有持仓限制的,单一个股最大的不能超过20%。

从我们自身来说,比如在美股当中我们就很分散,比如说美股每个不超过5%,因为在美国你找十几个公司,每个公司投5%,这是很容易的。但是你在国内还是相对比较难的,因为我们的风格还是选择往往是“王冠上明珠”一般的企业,从公司的选择上来说,我觉得东方港湾在好的公司选项上不亚于任何人,我们可以选全球最优秀的投,无论A股、港股、美股,至少从我们东方港湾重仓投过的公司没有一家出问题的,没有一家踩地雷的。

冰哥:这是一个比较值得骄傲的记录。

但斌:因为十年前的,你可以看《时间的玫瑰》,我们提到所有的公司没有一家出问题的。



冰哥:塑化剂事件也是全行业的,不是某家公司的问题。

但斌:对,而且事情过了之后,龙头白酒企业它更好了,唯一的比如说二级市场表现不好像某旅游地产的龙头企业,但这家公司没有说像别人一样是踩到地雷了。

冰哥:不像银广夏、獐子岛那样。

但斌:对,所以《时间的玫瑰》这本书我觉得十年后还算是有一点影响力,因为它真的经历了时间的考验了。

冰哥:你觉得我们投这么多公司没有一家出事情,有运气成分吗?

但斌:不是,如果十家中比如说有两家、三家好是运气,如果个个都好,可能不是运气。

冰哥:如果一定要找个核心,那是什么?

但斌:核心就是:与好公司为伍。
冰哥:事后可以看是好公司,事前要展望未来,你看到这个企业未来十多年它都不会出丑闻?

但斌:这个就相当于很多人说某龙头白酒企业会存在一万年,这个还用质疑吗?只要中华民族在,赤水河源源流淌,中国的白酒文化不变,它是有可能持续一万年的,除非我们民族习性变了。

冰哥:就是大家不喝白酒了。
但斌:对,除非是这样子,但是改变一个文化是非常困难的,需要一百年到一千年,因为文化是最难改变的。
冰哥:上面你说的是消费行业,比如说你投的地产行业里面,有很多公司也消失了。
但斌:对,比如说当时我们评价的某龙头地产公司也好,或者某龙头旅游地产公司也好,或者是某蛇口龙头地产公司也好,总的来说你生活在深圳,你对这个公司的文化底蕴了解,知道都不是乱来的公司,就像我们交朋友一样,肯定都是一个圈子的,我们怎么会去跟那些垃圾人去交朋友,或者你看一个人不地道就不跟他交往了,你选公司也是一样的。

三、我觉得未来最好的投资还是消费行业,包括还有互联网平台类的商业模式

冰哥:现在来讲风控我们讲了很多了,我们接下来讲的一个话题就是关于贸易战,刚才也提了,贸易战有什么新的观点要说的吗?

但斌:贸易战我觉得对中国来说影响还是非常的大,美国可以通过贸易战发现中国的软肋,而且从10月12日彭斯的演讲来看,形势实际上是更加严重了。而且实际上从贸易战切入到了其它的领域了,这个对中国来说是比较严峻的。我觉得仅仅是贸易战本身,只是经济上的这种冲突,我觉得这个不重要,就像比如说美国和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美国和欧盟这个贸易冲突不重要,但是如果上升到意识形态争拗的话,这对市场来说实际上是系统性风险的。

冰哥:所以自从八月份开始你的产品净值基本不波动了,你未来的投资思路是怎么考虑的?
但斌:我们希望至少要看到贸易战的一个结果,就是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处理,我们才会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这样做,可能我们会失去一个机会,一个抄底反弹的机会。作为基金管理者来说,我也可能很小仓位参与,但这无关大局;如果是高仓位参与的话,你还得先看清楚。
冰哥:“看到贸易战的一个结果”是什么意思?
但斌:比方说贸易战到底打不打,两千多亿加征关税到此为止了,或者两国签个协议作为一个标志性的事件,然后这个事情就结束了,还是再来个两千多亿加征关税?这个我得看一下到时的情况。
我是比较赞同张五常的观点,美国说我们的关税怎么怎么,那干脆我们零关税不行么,我零关税,你也零关税,行么?跟美国谈,我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觉得凭着中国人的创造力和勤劳程度是有竞争力的,你想想中国所有的允许竞争的这种行业都发展得很好,反而是国企垄断的、不让别人进来的行业效率很低。

冰哥:中长期你会看好哪些行业,因为大家也想知道你未来怎么能够持续找到类似龙头白酒公司这种好的企业?

但斌:这么多年我们的学习、实践,我觉得真正好的行业就是消费行业,实际上光白酒这一个行业,每年都有大黑马,基本上从我们东方港湾公司成立到现在每年都有大黑马,不仅仅是龙头白酒公司一只。所以,消费行业还有像我们原来投过的化妆品龙头企业,还有广州的某中药龙头企业,我们这么多年在消费行业上是赚了大钱的。

另外,还有高端制造的,比如像某龙头化工企业,我们也是投过很多年的,只是它的周期性比较强,最近从八倍PE变到六倍,也是这样一个情况。

还有非银行金融,但是我们在非银行金融的投资上不是特别成功,比如以某龙头保险企业为例,总的来说不算太成功,就是去年一波成功了,但是之前它实际上波动还是非常大的。还有包括个人业务发展比较好的某银行龙头企业,但是总的来说我们的投资都不算特别成功。
我们也总结,像我们在2007年犯的错误,比如说杠杆类商业模式,房地产、银行,包括保险公司都是用一块钱做两块钱、甚至一千块钱生意,这一类的杠杆类的商业模式,我们觉得想成功很难,因为它经营风险业务,一旦控制不好或者经济下行的时候影响很大很大,所以这类的投资,我们都是买入的时候,就准备在卖。

我觉得最好的投资还是投消费行业,包括互联网平台类的商业模式,我们也是从消费角度来理解,我们并没有把它当成科技公司,它搭一个平台,几亿、十几亿、几十亿人在上面消费,谷歌、FB实际上都是广告公司,它们都是靠广告,当然现在加上云计算、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等,但是在过去的十几年、二十几年当中实际上是靠消费。我们紧紧地围绕着这个概念,是找牛股的一个根本,而且一旦找到以后,可以让你投十年、二十年。当然到了这个节点,比如说现在这些公司是否已经发展到了一个转折点了,也需要思考。另外,需要找新的商业模式,比如说抖音、今日头条,因为这些公司成规模后上市,估值比较贵,如果能早上市了,那我们又发大财了,这一类的商业模式可能在美国相对来说比较好找,但是我觉得未来如果A股市场是注册制的话,也会有大机会。

冰哥:也就是说你会倾向于在大消费行业里面找一些刚刚走出来的公司。

但斌:是的,如果有洞察力有远见的话,可以看很多年,可以赚很多很多倍,就像2001年我当时动员一个朋友,让她拿一百万美金到香港美林证券开户,买搜狐、新浪、网易,当时是互联网危机的时候,这是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投资,只要这三家公司剩下一家,我们就赢了。很多人误会我们,说我们只会投龙头白酒,这是不对的,我们的视野是很开阔的。
四、你如果这次亏了,下次还亏,那干脆就干其它行业

冰哥:再讲一讲你的人生前半场,在你个人成长的道路上有哪几个比较重要的契机,你当时怎么来抓住这个机遇的?

但斌:我觉得对我来说,首先是感激时代的变迁,如果没有当年我和陶永谊博士这段共处的经历,我不可能进入金融行业,我可能就是个体育老师或者在体委工作,换行业,也不太会换到做金融,因为我们那个年代没有证券投资这个东西。来到深圳以后,陶博士他在新兰德承包了培训部从业股票咨询,我跟着他也就进入到这个行业。

第二个是我的前搭档钟兆明。本来1995年炒国债期货一波赚了很多钱,最后已经平仓,买飞机票准备回家了,最后一天又鬼使神差买进去做多,正好遇到“三二七”事件,后被强制平仓,那把赚的钱又没了,没钱怎么办呢?又要去打工,钟兆明如果当时不拉我入伙,我也不会进入君安的营业部。

第三个要感谢王汉卿老师给了我机会,他让我从营业部去到了君安总部,进到研究所去工作。现在从君安出来的在公募基金当领导的很多,我原来主要学技术分析,进入君安研究所以后,绝大部分研究员主要是做企业基本面研究,这个对我还是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因为我觉得研究好一个企业可以赚很多钱,而且那个时候价值投资已经进入中国了,那个时候看巴菲特的书,当我到了大鹏证券的时候,那个时候除了擅长技术分析以外,同时也看企业、找企业。当时从价值投资来说,通过投资某龙头中药企业、某龙头水泥企业、三个经济发达地区上市的高速公路企业,当时也是赚了一些钱,所以说慢慢这种从企业出发的投资方式,我觉得是比较可靠的一种赚钱方式。

包括当时我在大鹏证券工作的时候,领导问我下一步怎么弄,我说能不能买某龙头白酒企业。当时你想想大鹏做庄那么多钱,后来跨了,如果它要是买了这些好公司的话,那大鹏还会跨吗?但当时我的直接领导说,这些白酒公司盘子太大了搞不动。

2001年的时候某龙头白酒企业的总市值是约190亿,另外一只龙头白酒企业的流通股大概三十多亿市值,理论上我们当时在大鹏管的钱是可以把它的流通股全部买光。

所以说,慢慢我觉得真正地从基本面角度考虑的投资是最可靠的一种商业模式。当时我从大鹏辞职出来后自己干了一年,正好钟兆明说我们可以一起做个事业,就一起成立了东方港湾,这点要感谢他,因为我这个人不是特别地说一定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包括你刚开始说了我像“网红”,实际上对我来说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兜里面有几个地铁卡,坐地铁,骑摩拜,很多人像这个情况估计会摆谱,我一点都没有,对我来说,写微博也好或者干什么其它的也好,就是我自己对生活的一种表达。

冰哥:从写书我看你确实还是喜欢弄文字,有点文学的情怀。

但斌:但是重要的是我这个人没有自己觉得很了不起,包括做事业也好,如果不是钟兆明说我们一起去搞东方港湾,我可能自己炒炒股票就完了,当然既然成立了东方港湾,那就好好做吧,包括现在我也没有说一定要把东方港湾做成什么样,就顺着大势走,因为个人的能力都还是有欠缺的。比如说像高毅、景林这些我们很优秀的同行做得非常出色,他们可能有管理能力,交往能力,有其他方面的能力。像我这么多年也没有太多去跟渠道交往,就是把自己原有的客户做好,否则的话我们的规模也不会这么小。

冰哥:也不小了。

但斌:比起我们同行来说还是小很多。

冰哥:也会想到把投资这个事情一直做下去吗?一直做到永不退休吗还是怎么考虑的?

但斌:大概是这样的,但是我们也借鉴高毅、景林的做法,现在也有几个年轻人加入我们团队,一起成长。另外,一定要给这些年轻人一个机会,这个公司可能才能真正传承下去。

冰哥:你家大女儿不是读大三了吗,而且学经济,你不打算让她以后加入到你这个事业里面来?

但斌:不可能,证券投资这个行业,我觉得这个不是说谁想做就做的,这个职业是非常难的。

冰哥:你觉得难在哪里?

但斌:我觉得它是一个综合的素养,不是说你聪明、智商高就能做好,智商高的人很多,但是真正做好这个是非常难的。刚才我们聊天聊到我本科是体育专业的。为什么做体育的人是有可能做好投资?从小搞体育,磨炼出了坚韧不拔的意志,这个是很不容易拥有的,我当年在君安研究所工作或者在大鹏工作,同事们都是名校高学历的,但是这种坚韧不拔的毅力是我在团队里得以成长的重要因素。遇到挫折的时候抗压力的能力,这是第一条。



冰哥:第二条呢?

但斌:为他人着想、合作的精神。因为一个事业,总是要不断地去发展,要有很多人帮你,或者是说你要从很多人身上学习很多东西。

第三是团队精神,因为搞体育的,特别像我们打排球的,比如说我打二传,作为组织者,一定要是团队协作,这个球队才能够赢。

冰哥:现在你们公司不是主要靠你么?你不就是核心吗?好像没看出团队精神?

但斌:一个团队还是有很多协作的地方,人的成长也是这样的,我当年离开君安的时候,公司领导挽留我,我觉得在人生的过程中,一定是你的努力付出别人看到了。很多人不愿意吃亏,很多聪明人是不愿意吃亏的。

第四,是预见力,比如说搞体育运动的,那个球往哪飞,你得提前去预判,你没有预见力,你肯定是搞不好这个事情的;同样,在社会生活的大变化当中,对各种各样因素的判断,你自己的预见力,包括你说的风控应对,同样的一块乌云过来了,到底是要下多大的雨;风来了,是台风还是什么风,肯定你自己得做个预判。

最后,我觉得搞体育的还有一条优势:你对你自己的能力,是有认知的。因为你要成为很出色的体育运动员,是要天赋的,比如说我们说要成为国家级运动员那是很难很难的,因为你本身这方面的天赋如果是有缺陷的,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说做体育的人他对自己的这种能力是有认知的,所以说他相对来说会比较谦逊,当然我说的是有悟性的运动员。

我跟一位国家级的乒乓球运动员关系很好,有时候交流,我发现到了顶尖的运动员,跟做投资家是一样的,他们从对手身上反思或者对自身的能力,比如说打个大满贯,几个大满贯,绝对不是说你就只要拥有天生的身体素质就可以,而没有动脑子你就能够获得的,成功的背后它一定是一个综合素养的体现。

冰哥:综合前面讲的的话,无论做投资和做体育都要具备综合的素养,不同就是天分不同,你觉得投资的天分是什么?

但斌:一样的,我觉得就是洞察力,你说白酒企业,互联网企业,不都在这摆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去研究,去投资了,然后效果差异这么大?还有就是:你选择好以后你自己的性子,你能不能耐得住,这个也很难的。

冰哥:那你怎么耐得住这个考验的,靠跑步吗?

但斌:这个是非常难的。因为你像我们从小学三年级那一点点大的时候,就开始跑步,每天跑。投资中,如果没有持之以恒的精神,你是坚持不住的。比如说一个学生读书很好,从小学到高中考到北大清华了,一路都很顺,都是绿灯,然后出来工作碰到挫折的时候,他一定能应对自如吗?
冰哥:你在对你的两个小孩培养时,会有意加强这方面吗?
但斌:这个倒没有,我觉得成就一个事业是非常困难的,对于她们来说生活幸福就行了。
冰哥:对做证券投资行业的年轻人,你有什么建议?
但斌:如果可能的话,寻找一个好的开始。因为我是从投资襄理这么一个起点做过来的,但是如果你有条件直接到证券公司的研究部、投行部,或者是资产管理部起步更好。当然首先自己是这块料,认为自己有这样一种投资的综合能力的情况下。

投资这个事业就是要从实践中来,你败了几次,你从失败当中不断地总结,你这次犯的错误下次不要再犯了,我们2008年犯的错误,到2015年你再犯一次,那你肯定完蛋了,2015年你侥幸过去了,今年这次你又完蛋了。

所以说我们要把失败的东西把它变成财富。巴菲特说得最好,他说我希望从别人身上学习,别人犯过的错我不再犯。我们是普通人,悟性没巴菲特高,那只能从我们自身失误当中学习,但是你如果这次亏了,下次还亏,那干脆就干其它行业。

冰哥:一个是实践,还有什么建议?

但斌:我觉得还有博览群书,因为做投资,你的洞察力、你的悟性的提高,并不仅仅是来自专业知识,比如像芒格推荐的那些书,《枪炮、病菌与钢铁》,为什么一个民族消失了,另外一个民族崛起了?你怎么判断贸易战,你怎么判断中国社会的走向?这个对投资很关键,这些东西你得学历史,学哲学,学人文的东西,这些东西的具备可不是说你有智商就够了,它是一个很综合的东西。


冰哥:实践加学习。
但斌:对。还有一个我觉得要感恩,感恩这个时代、感恩父母、感恩周围的一切,不要去抱怨。很多人自己不如意了,认为都是别人的问题、国家的问题、社会的问题、领导的问题。
冰哥:反正就不是自己的问题。
但斌:我希望就像我在《时间的玫瑰》里写的,“在我自己的国家里,四十多年的艰辛岁月告诉我——如果你真的有才华,有广阔的胸襟,愿意努力奋斗,不忌妒他人的财富,不无所事事,不整天抱怨自己的生活,不找理由逃避责任,我们就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与现状。”但是我看到也有年轻人到了一个公司就指点江山,这也有问题、那也有问题,应该怎么弄。而对我来说,就是努力工作,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就像我们过去说的:今天努力不工作,明天努力找工作,现在的90后已经不是这种概念了,我们那个年代是这个想法,别人给了你一个工作你要珍惜,要努力去奋斗,我觉得这是一个综合的东西。

冰哥:另外讲到学习,你平时一般都是怎么学习,或者你一天怎么安排你的时间的?

但斌:我基本上除了工作、跑步就是看书,看电视,我一般喜欢看新闻联播,看美国的篮球,我还喜欢看中央电视台的《动物世界》。

冰哥:你的人生使命是什么?或者希望以后的人们给你一个什么评论?

但斌:有一次和一个朋友走在路上,他说人怎么能够永垂不朽?我说你这个想法有点太奇怪了,中国皇帝也就660多个,在他们活着的年代里,当时的人们都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今天大部分的中国人可能就知道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等为数不多的皇帝,其他的可能都不知道了。作为一个普通人你怎么能够想永垂不朽呢?这是不可能的。我呢,就像我微博上写的:做一个真诚、正直、诚实的普通人。

后记
冰哥2015年前在公募圈浸泡了13个年头,我当年供职的博时基金在国内以倡导“价值投资”而著称,所以对在私募圈中践行“价值投资”的但斌早有关注。本科学体育专业、微博上有1300万粉丝,所以印象中但斌应该是个血气满满、锋芒毕露之人,但最近两次访谈接触下来,冰哥眼前的但斌是个平淡冲和的形象,无论是看待事业,还是看待人生、看待自己,心态都很纯粹。也许是经过这些年市场风浪的历练与沉淀吧。冰哥相信:一个工作勤奋、心怀感恩,同时对自己的现状始终保持清醒认识的人,未来之路是不会有大的偏差的。另外,正如他自己所说:从小搞体育,磨炼出了坚韧不拔的意志,这个是很不容易拥有的。这一点,冰哥感同身受,我博时的老领导肖风在08年的金融危机时从华尔街招了一批资深海归回来,他们的一个共同点也是“重视体育锻炼”,反观我们国内的同行时不时有英年早逝的消息传来,令人扼腕叹息!做好投研的同时,多给自己的身体加点油吧,一直在奋斗的同行盆友们!

采访者:肖冰(冰哥),现任前海宜涛资产总经理、基金经理,吉林大学新闻学士、企管硕士,1992年7月起先后任职于工商银行、证券时报、博时基金,在媒体运营、资产管理从业经验丰富,对中国证券市场的运作机理有较深刻认知。

来源:远方财经(微信/QQ号:986892235),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yuanfangcaijing.com/post/107055.html

本文标签:但斌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远方财经 |

  • 谈股论金 |英强开讲 |股市聊聊吧 |廖英强博客 |张清华博客 |魏宁海博客 |李大霄博客 |股轩讲堂 |操盘必读 |概念题材 |技术指标

    远方财经© 版权所有!